By Aaaaa79 on 19th 五月

  

说完这句话,为爱放手
  这噩梦一样的名词,明知道不可以战而战,是兵家大忌,都不美了。
  

L又吐血了,这是今天第4次吐血了。吐血就像拉肚子,但比拉肚子恐怖多了。吐上几次就没有了力气,连腿都颤抖。
  

所以挪动只能由S扶着。是的,就是这样的。此事的痛苦远比疾病本身痛苦。在爱的人面前,如此不堪,如此狼狈。L受了了,真是不如死了。
  

他也不会顾及父母,姊妹了。还有S了。是的,他割腕自杀了,静静的在卫生间做了这件事。内心没有一点恐慌,是无比的平静。看着血从手腕流出,甚至有种回家的感觉。
  

但S发现了他,所以他活了下来。S哭道:“为什么?你就不懂呢。我不是你的天,你才是我的天。相爱的人拥有一天,比不想爱的人拥有一辈子都快乐。这不是你说的吗?你忘了吗!”
  

S顿了顿,起身吻在L的额头上。她真的崩溃了。她爱死这个男人了。他太优秀了。他真的太优秀了。他是他们村,甚至他们县城的骄傲。
  

天妒英才啊,谁也没有想到,这么健壮的他,迎来了癌症。这噩梦一样的名词。
  

她希望吐血的人是自己,她希望患癌的人是自己。L想伸手抱着S,给她安慰。在L眼中,S很完美,看着聪明,实际是个傻瓜。可是L再次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胳膊已经没有了。刚才的动作,只是肩膀的松动,是多么的尴尬。
  

“呵呵,这真是个好建议,卸掉胳膊。自己死的时候,连全尸也没有了。“L这样想到。
  

短短的一个星期里,L知道了,什么叫战争了。是的,战争对于死去的人不可怕。对于那些伤残的士兵,平民,战争却一辈子也不会结束。
  

吃饭了,猛然发现胳膊没了。可是饭要吃。尿尿发现手没有了,可是还得尿。拿笔,发现手没了。可是笔真的拿不起了。
  

痛只要咬紧牙齿就好了。可是巨大的失落,与之前自己的战争,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,让L偷偷落了不少泪。
  

深夜是流泪最好的时候,夜懂每个人的心情。夜也跟着L流泪。看着熟睡了的S。L是心安的,L是心痛的。
  
说完这句话,为爱放手
  

之前自己太要强,从不流泪。现在统统都流出来了。是啊,眼泪这种神奇的东西,会迟到,但总会流的。
  

卸掉胳膊的一个星期后,医生告诉L:“癌细胞转移了。”
  

L没有发火,L静静的。S却发火了,像一只凶猛的母豹子。不再温柔,不再淑女。她大骂:“他妈的,你们就是一群骗子。十足的骗子。我要告你们。一个星期前是怎么说的。为什么?为什么就转移了。手术是为了什么!”
  

L的眼睛看起来黑黑的。S也是黑黑的。L用右手,摸摸早已是泪人的S。轻轻道:“我不能想象,我是如何变老了。我有少些白头发了,有两条抬头纹了。他们像噩梦一样,突然就附着在我身上。求求你,不要告诉我,我是如何变老的。更不好告诉我的爱人,我是如何变老的。她会惶恐不安,她会流泪的。“念完这首诗。S早已泣不成声。
  

L像个孩子一样哭道:“亲爱的,我多么希望我能变老。我能想象自己是如何变老的。可我没有想到,我没有变老的机会了。”
  

“不!亲爱的。”S哭道。但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。她思考命运这东西究竟有没有。
  

L止住了泪水到:“可以了。战争可以结束了。你我都是军人。都是军人中的精英。明知道不可以战而战,是兵家大忌。是愚蠢,我们要理智。亲爱的,你只要在我离开的时候,吹响号角就可以了。”
  

“这世界就是这样的。即使癌症不是世界性难题。也会有另一个难题出来。我不是第一个得病的人。我不是倒霉蛋。而且我拥有过幸福的时候。在我最美的时候,遇上了你。”
  

“不。别说了。”S紧紧抱着L.L平静了下来,看着S啜泣的脸,笑道:“别哭了。都不美了。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的俏脸。”
  

接着他又指指窗外远处的山道:“之前我一直忙于工作。我们说好一起爬山的。我们还说道终南山去找个屋子,种些菜,养一条大狗。就那样生活。”
  

“嗯。我们会的,亲爱的。“S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  

“我累了。我明知道截肢不管用还截肢。是我对你的承诺。爱的承诺。现在是你还给我承诺的时候到了。给我一个吻,留给我最后的尊严,转身离开,好吗?亲爱的。”
  

“不!不!”S又哭了。像个无力孩子,在祈祷上天的宽宥。
  

L被影响的眼睛湿润了。她继续道:“我这辈子在没有遇到你之前,缺一个女人。现在完美了。虽然时间短,但人要知足。我知道了。你也要知足。”
  

“你肯定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甚至几个和我相同的男人。你过爱我,如果我爱你。那么总有一个男人会爱上你,会使你爱上他。他会替我爱你的。”
  

说完这句话,L又吐了一口血。她看着纸上的血,轻轻笑道:“这是第五次了吧。”
  

“我能追到你的秘诀是我从不占有你。你属于你,我属于我。这和疾病没有关系。现在一个人要走了。你就应该放手。为爱放手。”
  

夕阳下去了,只剩下了余晖,好美。S捂着脸轻轻的转身了。L却笑了。
  

摘自独立学者,诗人,作家,国学起名师灵遁者短篇小说作品。
  他是他们村,甚至他们县城的骄傲,求求你,不要告诉我,我是如何变老的,她思考命运这东西究竟有没有,你过爱我,如果我爱你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