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aaaa16 on 19th 五月

  

昨晚下了很大的雨,早晨的风
  

昨晚下了很大的雨,雷声很大,像是压抑许久的嘶吼,在深夜里独自惨叫,

风一直没有停过,一阵小或大,吹起我并没扎上的头发,整理了包的带子,以免压到头发,看到路边的大树下,叶子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,一颗一颗,不知在夜里是怎样的凝聚,轻轻用手指触碰,水珠便立刻滑到手指上,指尖微微冰凉,感受到树叶有一些微微的颤动,随后淹没在微风里,一切的自然的律动都被风装点,小草弯腰是风,花儿摇头是风,叶子晃动是风。
  

许久不曾在周末早起了,周一到周五忙着上课,就算起来了,也并没有时间去好好感受,不过是在匆忙的赶去教室时错过了许多风景。因着周末兼职的原因,早早的起来,并不赶时间,所以能够简单地听着歌,好好地感受一下这难得的早晨。
  

昨晚下了很大的雨,雷声很大,像是压抑许久的嘶吼,在深夜里独自惨叫。雨落在地上的声音像是鼓声,伴着风刮的声音,渗人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要听清它滴落的节奏。直到深夜,终于睡去。
  

早上起来,总是慵懒,小心翼翼的梳洗便迫不及待的出了门,想看一看雨后的早晨。走出大门,迎面一阵凉风,理了理衣服,感觉有些凉意,地很湿,行人道上的地砖有些发亮。旁边的绿带上还沾了许多水珠,不知道是昨晚未干的雨还是早上才起的露,手掌轻轻的拂过去,刚被修剪的枝丫微微的刺着掌心,我感受到一阵尖锐,又有一些陌生。那样柔软的叶原来也暗暗的藏着那样尖锐的枝,在人为的修剪下渐渐的露出来,像是敌意又觉得是一种别样的美。手抬起来时,手掌被打湿了,但不觉得不适,因为那水是干净的,染了一夜的新绿,有很好闻的味道。
  

风一直没有停过,一阵小或大,吹起我并没扎上的头发。我听见我的头发被风切断的声音,那样干脆,只是在耳边小小的一声,我的一根头发就散落了。整理了包的带子,以免压到头发,看到路边的大树下,叶子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,一颗一颗,不知在夜里是怎样的凝聚,轻轻用手指触碰,水珠便立刻滑到手指上,指尖微微冰凉,感受到树叶有一些微微的颤动,随后淹没在微风里,一切的自然的律动都被风装点,小草弯腰是风,花儿摇头是风,叶子晃动是风。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答案,可是在感受着风的时候,我觉得它是那样温柔,只是轻轻的吹起我的衣角发梢,而活物似乎跟它并没有关系,花草树木是有生命的,它应该不受风的影响,所以刚刚不是风吧,是叶子在跟我打招呼,把累积一夜的泪水流到我的指尖,只是我却没能听懂它的意思,只看见一地掉落的黄叶,在发光的地板上显得孤寂落寞,这个时候,风会托起它,带着它去想去的地方,一块可以安详的地方,不再有一夜的雨水,不再有夜里漆黑无奈的恐惧,这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关系了,风是它的守护人。
  

慢慢的走着,感觉凉意更甚,不觉恼怒起风来,它把多情给了落叶,又把无情给了谁。它和落叶在情意绵绵,凄美离别,而我却感受着这散开来的寒意,但又无能为力,看着路上大片大片的树叶,不知那些是已经沉默了的,它们的世界里,我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,只是突兀的走进了他们的世界,感受着与我不相关的凄凉。可我竟然多情的恼着风对我的冷淡和无情。这不过是一场不关我的风月而已。
  

昨晚下了很大的雨,雷声很大,像是压抑许久的嘶吼,在深夜里独自惨叫,雨落在地上的声音像是鼓声,伴着风刮的声音,渗人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要听清它滴落的节奏,手抬起来时,手掌被打湿了,但不觉得不适,因为那水是干净的,染了一夜的新绿,有很好闻的味道,

慢慢的走着,感觉凉意更甚,不觉恼怒起风来,它把多情给了落叶,又把无情给了谁。

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.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